长期鸽子选手。
文画双修狗。
文差画丑慎关。
孩子厨,没有猫的猫控。

论室友至恋人过程·9

*ooc预警
*现代pa
*双人合作文
*主露中副米英
@寐生。 (是合作写文的巨棒的小姐姐)

————————

     在王耀看这人在记者会上立下flag后,果不其然这男人就在坐上自家私家车的那一刻被卡车撞了。在卡车鸣笛声突然响起的一刹那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还是狠狠的被突然出现在画面上的卡车吓了一跳。
“搞什么呀…吓我一跳…”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虚,“突然撞过来在镜头上蹦血…”
亚瑟安慰性质的摸了摸他的头:“阿尔,不用怕的,只是开始而已。”
王耀凑到伊万边上,戳了戳伊万示意他把耳朵凑过来点:“我刚刚在卡车撞过来一瞬间好像看到戒指变红了阿鲁。”
伊万点点头,感受着刚刚热流从耳边经过的余温:“露西亚也看见了。”
王耀想起之前男人立的flag忍不住吐槽道:“每次看到电影里说‘很快就可以回家’和‘我终于得到xxx了’的人感觉一般就死的很快阿鲁。”
伊万似乎是回想了一下,确实如此,便又点了点头。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镜头已经转到医院,此刻那位自称“收藏家”的男子被捆的像个木乃伊一动不动躺在床上。他的亲人则在床边哭泣。他的妻子难过的轻轻握住男人唯一没有受伤的手上。
“亲爱的,你…怎么就这样突然的出车祸了呢…”女人抽泣着,一边抽泣一边抚摸着男人手上的蓝宝石戒指,“你看,你梦寐以求的东西不是才刚刚得手吗…亲爱的,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王耀看到这场景,忍不住问伊万:“你在医院有见过这种场景吗阿鲁?”
伊万笑着说:“虽然我是实习医生,但是还是能看见。床上的那个男性恐怕是植物人了哦。”
阿尔弗雷德惊恐的看向边上的伊万:“那就是说你每天经历的都像恐怖片!?”
露西亚笑了笑,注意力转移回电影荧幕:“也可以这么说啦。”
亚瑟在一边想起了在家里他养的小精灵们,还有上次日本旅游看到的河童,突然觉得他没事还是少去医院比较好,万一看见不干不净的…那可真是成恐怖片主角了。
在探病者散了个七七八八的时候,男人的妻子握着他的手问:“亲爱的,你何时醒来?”
镜头一转,豪宅内,一个刚给男人探过病的中年大叔干净利落的把西装外套脱下递给边上的女仆,同时小声嘀咕:“切,史密斯那家伙,天天跟我炫耀他的收藏品,现在好了,他可以在棺材里和我炫耀了。”
中年大叔走到沙发上,一屁股瘫坐下去:“等他死了,我就背后搞关系把那些宝贝们接回家…”
忽然,话音刚落,天花板上的吊灯晃了晃,自己居然掉了下来,正巧落在中年大叔上。
中年大叔在沙发上,就这样被吊灯砸死了。
血流淌在沙发上,镜头恶意的给那睁大的空洞的眼睛来了个特写。
王耀挠挠头:“这戒指…难道还可以伤害周围的人吗…那他妻子就惨了。”
伊万在一旁说:“有点莫名其妙呢。”
阿尔弗雷德此时此刻被吊灯忽然坠下的场景吓的在抖抖抖。如果不是亚瑟在一边轻声安慰,估计刚刚就蹦起来闪人了。
画面再转,回到医院,此刻已经是深夜,女人趴在床边,男人身边各种仪器的滴滴声证明着他还活着。宝石在月光下忽闪忽闪的,折射出了窗外被微风吹抚着的树枝。忽然一声倒地声惊醒了女人,女人有些迷糊,透过病房门上一小块玻璃向外看,护士长血流不止的躺在过道上。女人惊的轻呼一声,转头,看见自己丈夫忽然坐了起来。她急忙跑去,扶着丈夫躺好,她比了个嘘的手势,又指了指门外。她觉得护士长是被恐怖分子袭击了。
王耀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诅咒…我还以为是诅咒持有者,结果是周围的人?”
伊万想了想,说:“也许只是戒指汲取和男主有关的人的生命?”
亚瑟表示赞同。
阿尔弗雷德此刻说是要买点吃的,已经溜出去了。
在黑暗中,伊万伸手轻轻揉了揉王耀的脑袋,此时王耀正沉于影片中并没有发现,更像是默许了一样。

评论(7)
热度(13)

© 林三猫 | Powered by LOFTER